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蚕食 >

余克勤将军在水东

发布时间:2019-11-23 14: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余克勤(1913—1988年),河南固始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1936年长征到达甘肃会宁地区。抗日战争时期曾任陕北公学支队长,冀鲁豫军区独立游击支队参谋长,115师新编第3旅7团团长,教导第7旅代旅长,冀鲁豫军区抗大陆中副校长。

  1944年春,全民性的抗日战争已转入对日伪的局部反攻;而数十万正规大军却在豫中战役中弃地败逃,致使洛阳、郑州等重镇及大片国土沦陷日寇手中。中共中央为打开河南抗战局面,从战略上将陕北、华北、华中三区连接起来,及时作出了向河南进军的部署。

  冀鲁豫军区遵照中共中央指示精神,从各分区的警卫连中抽调骨干,共307人,作为“南下大队”,由余克勤和1分区政委袁振率领着开赴水东地区。

  “水东”指豫东的睢县、杞县、太康县一带。这里始称“睢杞太”,1938年6月蒋介石在花园口炸开黄河大堤后,黄河改道,因这儿位于新黄河以东,所以被称为“水东”,而则称之为“泛东”。

  水东原系新四军辖区,因新四军主力东移,于1943年1月划归冀鲁豫。这时,由于多种原因,该地已被敌伪“蚕食”得仅剩下一块很小的抗日根据地,孤悬敌后,处于敌、伪、顽夹击之中,由“水东独立团”顽强地守卫着。

  1944年7月1日,“南下大队”从兰封(今兰考)、内黄之间越过陇海铁路,进入水东地区最北边的杞县。刚到崔林,就受到水东党政军和当地县大队负责人的欢迎。当谈到下一步行军路线和作战方向时,得知敌人在距此20里的民权县杨城镇刚刚安了个据点,其头头贾建德依仗武器好、装备新,手下又有个300人组成的“敢死队”,还有日本鬼子做后台,为所欲为,残害百姓。余克勤和袁振等人一商量,决定拔掉这个钉子,当做他们给水东人民群众的见面礼。

  接着,余克勤向在场的同志询问了一些有关情况,了解了敌据点的地形及兵力布署。随后,他和袁振召开全体指战员大会,进行了战斗动员。

  当天夜里,敌人在新修的炮楼里睡得正香,南下大队已在县大队的配合下悄悄潜入杨城镇内,接近了敌据点。随着余克勤一声令下,战士们一个个犹如猛虎下山,扑向敌人巢穴。正在做梦的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杀声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另几个家伙倒“机灵”,还没穿好衣服,就窜到大院里,准备负隅顽抗。

  这院子周围墙上设有“枪眼”,随时可对外射击。我1连、2连的同志们组织了几次攻击,均未奏效。眼看着突击班的同志们接连伤亡,指战员怒火中烧,一个个奋不顾身地向顽敌冲去。他们在火力掩护下,搭成人梯,越过围墙,跃入院内,用机枪“点名”,使院内的敌人死伤遍地,残存者不得不龟缩到几栋房子里。3连1排的战士们随即爬上屋脊,揭开瓦片,捅破房顶,往里面连扔手榴弹,炸得敌人屁滚尿流,鬼哭狼嚎,不得不跑出门外举手投降。

  突然,人们发现贾建德不见了。余克勤马上命令部队,配合县大队立刻查找。结果,在村边的高粱地里抓住了他。

  然而,余克勤、袁振认为,既然这家伙已经被抓回来,也就成了我们的俘虏;而根据八路军对待俘虏的政策,不能马上枪毙他。于是,命人将他五花大绑,连同被擒的中队长杨凡伍等人,一起交给了县大队,并要他们召开群众大会,揭发贾建德、杨凡伍一伙的罪恶,再根据罪恶由群众处置。其他俘虏,以及缴获的两挺轻机枪、两门炮、30支手枪、200多支步枪,则根据军区关于“武装群众”的相关规定,也全部交给了县大队。

  夜袭杨城镇,的确成了南下大队向水东人民敬送的一份高级“见面礼”。群众喜笑颜开,奔走相告,不但开会庆祝,还编了歌曲,扭着秧歌唱起来:

  杨城大捷之后的第3天,即 7月4日,余克勤、袁振率南下大队到达杞南,和王广文、李中一领导的“水东独立团”胜利会合。接着,对部队进行整编扩建,整编后的部队仍用“水东独立团”番号。

  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长岗距他们最近,对他们威胁最大;二是因为长岗是睢县一个大村镇,靠近杞(县)太(康)边界,是睢县西南的门户,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三是把守长岗的孟昭华是睢县伪军头子,一向死心踏地效忠日军,不遗余力地推行其反动政策,致使睢县被日伪军树为“豫东模范县”,使百姓深受其苦。

  战斗打响后,驻守在长岗的200多伪军拚命反抗,孟昭华又急令睢县城里的骑兵连前来救援。然而,骑兵连还没到长岗边,就遭到我伏击部队的一阵猛打,猝不及防,一个个人仰马翻,乱作一团,竞相四处逃窜。

  独立团1大队首先突破东门,按照原计划,一部分战士乘势奔向东南角的仓库,其余部队向敌人发起攻击,战斗十分激烈。

  次日下午4时许,在孟昭华的哀求下,日本鬼子赶来救援,却被我军团团围住。孟昭华及其部下一些跑得快的家伙,乘机窜出去逃命;剩下的,则全部被歼。

  战斗进行了一天一夜,独立团缴获步枪100余支,日本轻机枪1挺,掷弹筒2个,粮食数万斤,军马十几匹;还击毙日军7名。随后,独立团用这些马匹组建了一个骑兵排。夺回被敌人抢走的粮食,一部分留作军需,其余全都分给了生活困难的农民。

  长岗大捷,彰显了新组建的独立团的军威,八路军、新四军在水东人民的心目中,威望更高了。为了消灭敌人,保卫家乡,当地青壮年纷纷参军入伍;其他人也都行动起来,以各种方式积极支援部队作战。如:战前为部队传送情报;战时拉着大车、推着小车、抬着担架支援前线;战后打扫战场、慰问部队、照顾伤病员等等。

  长岗战斗结束后,孟昭华并未接受教训。相反,更加紧了反攻倒算的罪恶活动。他一方面令睢县的伪军各据点加强防守,一方面令其三弟孟昭炳带一个大队,拉了十几辆马车的地雷和手榴弹,加强了对核心据点河堤岭的防守。

  河堤岭,也是睢县的一个大集镇,座落在睢(县)柘(城)公路上,是睢县东南的重要门户。孟昭炳有恃无恐,一上任就对解放区不断袭扰。

  据情报,孟家弟兄虽然作恶多端,杀人不眨眼,但对他们的母亲还都不敢违命。而孟昭炳,又最受母亲疼爱。

  余克勤和袁振等缜密分析有关情况后,一致认为:攻打河堤岭,孟昭华无论是出于据点的重要性,还是出于亲情,或是出于对母亲的畏。惧,都势必来援。为此,他们决定“围点打援”:令2大队一部在白庙东南靠近公路的荣楼附近设伏,其余部队四面包围河堤岭,并施以佯攻,以引蛇出洞。

  8月14日拂晓,独立团按预定部署对河堤岭开始佯攻。在双方手榴弹的引爆下,伪军的地雷纷纷起爆,浓烟四起,火花乱溅,弹片横飞。

  将近正午,敌人果然从白庙方向涌来。可惜伏击部队急于歼敌,未等敌人进入伏击圈,竟抢先打响出击。敌见势不妙,掉头就跑,只有一个排没能逃脱。从俘虏口中得知,孟昭华头一天到商丘去了,还没回来。

  针对这种情况,余克勤只好下令专门收拾孟昭炳。但是,最好不要打死他,而是把他生擒,以便拿他作诱饵,钓到孟昭华那条“大鱼”。

  为此,独立团在正式强攻河堤岭以前,先对孟昭炳开展政治攻势,劝他缴械投降。然而,孟昭炳无动于衷。于是,余克勤下令强攻。

  随之而来的是,独立团经过逐屋、逐院、逐街地冲杀争夺,把敌人压向了大庙核心之地。这里有座2层楼,是孟昭炳的指挥所,并有机枪射孔;庙内有五六十人防守,周围布满了地雷。由于敌人防守严密,其火力又居高临下,突击部队很难接近,不得不把老百姓的院墙、屋墙打通,一点一点地向大庙接近。但是,敌人火力封锁甚严,几次冲击都不能奏效。为了减少伤亡,战士们急中生智,竟头顶方桌,身披湿被,继续前进。与此同时,余克勤命令战士将仅有的一门迫击炮架在孟昭炳指挥所西北方向的一个墙头上,一炮打去,炸开了东山墙。敌人瞬间乱作一团,纷纷向南门逃命。他们哪里知道,独立团的轻机枪已在那儿等候多时!随着“嗒嗒”的射击声,敌人一个个应声倒下,没倒的纷纷举手投降,孟昭炳也受伤被俘。

  没等孟昭炳回答,余克勤又补充道:“想死,马上就可以要你的命;想活,必须答应我们两个条件。”

  “只要??只要饶我一命,”孟昭炳哭丧着脸,结结巴巴地回答:“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你哥孟昭华很坏,蚕食我中心区,封锁、断绝我药品来源,你看怎么办?”余克勤说罢,密切注视着他的表情。

  “药品好办,”孟昭炳当即表示:“只要让我的勤务兵回去找我妈,要什么药品都可以如数送来。”

  余克勤觉得,让他来保证他哥哥不蚕食中心区,不现实;但让他给我军供应药品,可能性比较大。所以,马上让人叫来卫生员,给他上药治疗。

  随后,余克勤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孟昭炳的勤务兵到孟家去了一趟,孟的母亲果然派人把药品送到了余克勤指定的地点。于是,余克勤决定放了他,并向他提出两个条件:一、从现在起,睢县护城堤以外的地方属独立团,不准你们再来袭扰;二、不准你们再到处抢粮抓人。孟昭炳边听边点头,还发誓一一照办。

  在余克勤审问孟昭炳的同时,袁振等人也把其他俘虏集中起来,向他们宣传的抗日主张,宣传八路军的俘虏政策。结果,好多人表示改邪归正。

  按照“快打、快放、快撤”的原则,余克勤在孟昭炳答应条件并签字画押之后,立即派侦察排长以自己的副官身份,带8名民工用担架把孟昭炳抬到县城,交给了他的母亲。他母亲爱子心切,除了完全接受独立团的条件外,还当着侦察排长的面大骂孟昭华“不是东西!”侦察排长就势以方便“看望”孟昭炳为由,向他母亲要了一个出入敌占区的通行证。

  河堤岭战斗后,孟昭华没敢再嚣张。附近各县的敌人,都认为余克勤、袁振的方针是“专拣最坏的打”。为了不当“最坏的”,纷纷撤离靠近八路军中心区的据点,不敢轻易出来。余克勤、袁振审时度势,遵照上级命令,于1945年元月正式宣布了冀鲁豫军区第12分区(也称水东分区)成立:司令员余克勤,政委袁振,副团长王广文,副政委李中一,参谋长陈子植;原水东独立团机关为分区领导机关;此外,独立团还扩编了3个大队。

  水东军分区成立后,余克勤、袁振等除了组织所属部队保卫解放区、扩大根据地,还大力帮助当地党组织加强地方政权建设。于是,民兵、农会、妇救会、儿童团等各类组织迅速发展起来;以减租减息、反霸清算为中心的群众运动,也逐渐展开,日益红火。接着,又在睢县建立了6个区政府,还相继建立健全了杞南县、杞北县等5个抗日民主政府,并用缴获敌人的武器、装备,扩大了地方武装。

  1945年元月,发出 “水东分区应以睢县、杞县、太康、通许为基点,肃清淮阳、西华地区之日、伪军和土、杂、顽,控制新黄河渡口,渡河开辟水西,向商水、上蔡地区及其以南发展”的重要指示。为此,冀鲁豫军区在月底又派28团进入水东,与水东军分区配合作战。

  在此之前,一向消极抗日、积极的蒋介石,看到抗日战争将要胜利,急令他的反动军队抢地盘,阻扰八路军南下。在太康西南叶寨、逊母口一带,就出现了一支专以为职业的部队,其首脑机关为“泛东挺进军豫东剿共总指挥部”,设在叶寨,人枪达2000之众,且装备精良。在中将总指挥张公达的策划组织下,联合当地的日伪军队,对水东军分区虎视眈眈,并伺机围剿水东根据地。

  1945年2月19日夜,水东军分区和28团按预定部署,从数十里地以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叶寨敌指挥机关压来。20日拂晓,完成了对叶寨的四面包围,敌人成了瓮中之鳖。天亮之后,余克勤到第一线察看了情况,下令强攻。经过26个多小时的激战,活捉了张公达和少将5纵队司令耿明轩、少将参议杨昌杰等3个将官,以及伪专员兼太康县长郭馨波等,共歼敌1600余人,缴获全部武器装备,其中有电台5部。

  这一战斗的胜利,扫清了八路军西渡黄河、开辟水西、向南发展的道路;打通了华北、华中抗日根据地的交通;新开辟了扶(沟)太(康)西(华)、淮(阳)太(康)西(华)两个县的解放区。

  叶寨大捷在当时的延安报纸上作了报道,被称为“豫东大捷”。在庆功会上,有人高兴地唱道:

  1945年5月14日,28团在水东军分区的掩护下,出敌不意地渡过新黄河,随后分两路向确山和商水以南进发,很快打开了水西地区的抗日局面。

  6月10日,冀鲁豫军区又派29团进入水东。在军分区统一指挥下,保卫解放区,并策应28团在水西的军事行动。

  此前,法西斯德国已于5月8日投降。日本帝国主义虽然也陷入穷途末路,但仍然进行垂死挣扎。他们计划在夏收之际组织“扫荡”,抢夺粮食,以供军需。

  6月中旬,河南省伪保安联队头子侯殿卿,派600余人首先占领了杞(县)通(许)公路南侧的大集镇欧阳岗,企图以此为基地,迎合其日本主子的需要。为此,他们砍树木,扒民房,修工事,筑碉堡,挖壕沟,设鹿砦,令群众恨之入骨。

  面对敌人的倒行逆施,余克勤和袁振等人反复商议后,一致认为:欧阳岗之敌系日寇直接派遣,又靠近中心区,威胁最大,应坚决消灭之;而攻打欧阳岗,一定会吸引开封、通许的日军来援。这也是“围点打援,截击袭扰”,以歼灭日、伪军的好时机。于是,他们分兵两路,一路负责围攻欧阳岗,另一路负责设伏打援。

  7月1日夜,八路军按预定部署进入各自的阵地。负责攻打欧阳岗的部队首先发起攻击。但因敌人工事坚固,防守严密,火力猛烈,几次进攻均未奏效。天亮后,余克勤重新调整了力量,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寨墙防线。守敌不得不退守小寨核心阵地,固守待援。

  果然不出所料,次日上午10时许,驻通许县城的日军以一个中队的兵力分乘5辆汽车,向欧阳岗急驰救援。

  待敌人钻入“口袋”后,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突然开火。鬼子刚反应过来,其汽车油箱已相继着火。他们进不能进,退不能退,一个个哇哇大叫着跳下汽车,开始向李芳华庄逃命。这时,分区警卫连开始以火力射击,日军伤亡过半。但是,那些没死的却向警卫连冲来。在双方子弹所剩无几的情况下,警卫连在庄北面的高粱地里同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与此同时,29团的一部,也从西南方向压了过来,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约12时,留守指挥部的30团3营又跑步来援,一直激战到傍晚。经过几个小时的拼杀,80多名日军除谷川副班长等3个被生擒外,包括其中队长加木在内,全被击毙!

  来援的日军被歼,欧阳岗之敌成了瓮中之鳖。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伪保安联队参谋长韩清云首先出示白旗,宣告投降。接着,欧阳岗之敌全部缴械。

  至此,欧阳岗战斗历经30多个小时,完全按余克勤、袁振预定的计划获得胜利。除击毙日寇中队长等80多人并生擒3人外,还俘虏伪保安联队副司令马子万官兵600余人;毁敌汽车5辆;缴获轻机枪9挺,步、马枪629支和许多军用物资。

  事后,延安《解放日报》专门发表了告捷喜讯。《冀鲁豫日报》也发表文章,其醒目的大标题就是:《水东八路军先机制敌:重克欧阳岗,歼敌八十人,毁汽车五辆,俘日伪军六百余》。

  欧阳岗战斗后,29团又渡过黄河,到水西作战。水东部队,则在余克勤的指挥下,先后攻下杞县、通许。8月下旬还争取魏风楼率伪军2000多人起义。这时,水东、水西已连成了一片,并建立了14个县的抗日民主政权。

  1945年冬,由于余克勤因操劳过度,加上他在长征时就患有胃病,体质每况愈下,病魔乘虚而入。袁振等同志多次劝他休息,而他躺在床上仍坚持工作。为此,袁振、李中一、陈子植等都急得团团转。冀鲁豫军区首长们获悉此情,只好命令水东部队派专人把他送到冀鲁豫军区医院治疗。

  同以往一样,余克勤病情刚刚好转,又开始三番五次地要求上前线月,军区领导满足了他的要求,任命他为第5军分区司令员。

  解放战争时期,余克勤曾任冀鲁豫军区第3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华北军区独立第2旅旅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平原省湖西军分区司令员,68军副军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步兵学校校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颁发的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颁发的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88年9月14日逝世。

http://gsmfixzone.com/canshi/96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