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蚕食 >

第73章 番外·傅宁砚心路

发布时间:2019-08-03 17:4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傅宁砚七年前与谢泽雅分手,那场分手异常惨烈,几乎摧毁了他多年构建的信念。他不得不选择回国,从事自己厌恶的职业。

  七年以来,占据他最多的时间的,是硬塞给他两个已经成了烂摊子的破公司。是以,工作之外他并不愿意费心感情,干脆利落的情人关系最符合他的需求。

  有次应家族里有个长辈的委托,顺道去少年宫接一个表妹回家。就在那个不过二十余人的昆曲班上,他第一次见到苏嘉言。

  再看一眼,便觉她与谢泽雅全然不同。她身上那种风流蕴藉的气质,旁人是学不来的。

  他也并不是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只知道是崇城的昆曲名旦,以前觥筹交错之间,也听人提起过。

  具体是谁提起也无可考了,只记得那人说:“兰亭剧院的当家花旦,端的是一个妙人。多少人请她吃饭,豪车豪宅游艇现金送钱来毫不手软,她却看都不看一眼。也不知道是是真骨子里心高气傲,还是端着架子待价而沽呢。”

  那时他身边已大半年没人了,少年宫一见之后,心思顿时活络起来。正好傅家在争静霞区栖月河的地皮,政府的意见是栖月河南岸的老城区全部推倒重建,兰亭剧院正好在规划拆迁的范围之内。

  将开发案拿下以后,便抽空去看了趟苏嘉言的演出。他对这些本是一窍不通,家里母亲段文音也听戏,但更喜欢京剧,嫌昆曲拖拖拉拉听得着急。但听了一折《思凡》,他便被苏嘉言眼角眉梢浑然天成的风情折服。心想,不若保下这剧院。

  当时存着一个念头,如果苏嘉言真的不愿答应,他也就算了,毕竟这种关系,你情我愿才有意思。

  但没想到苏嘉言竟然真的愿意为了剧院委身。他当时只想,果然是待价而沽。心里存了三分鄙夷,行事起来就颇不顾忌。

  真认识以后,才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她这人是真性子烈,一方面她知道这段关系本就是各取所需,是以需要她尽职的地方她做得滴水不漏。但除此之外,决不会给他半分好脸色看。

  她越能隐忍,他就越想看她失控的模样。存着恶作剧的心理,总想着逗她生气。

  最初意醉情迷之时,他曾不小心脱口而出叫出了谢泽雅的名字。苏嘉言和谢泽雅虽然皮囊相似,脾性却全然不同。他与她相处,就未曾将她当做过谢泽雅。但那时不知道怎么就魔怔了,叫错了名字。

  而自己也因为这一声称呼,彻底魔怔了。他想,过了七年,他竟然会在这样的时刻脱口唤住谢泽雅的名字,自然是因为他还放不下她。七年以来没有一时一刻放下过。

  明陵市是苏嘉言的故乡,是以极衬她的性子。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想来也不无道理。

  不只是景色太美,亦或是月光太过醉人,和苏嘉言的在明陵市的相处,切切实实让他有种魂悸魄动的感受。心脏被一种极其陌生的情绪涨满,总觉得不满足,却又不知道为了什么而觉得不满足。

  当时画画,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真的非常美丽。胜过他这辈子所见的任何一个女人,笔画之间,便将她分毫不差的勾勒下来。他最后才画眼睛,当时注视着苏嘉言清澈的双眸,仿佛自己的灵魂也瞬间跌落进去。

  是的,他曾经许诺过,只要谢泽雅回头,他就会第一时间回到她身边。但这份信念,在遇到苏嘉言与其他男人相处时,又发生了动摇。

  那个时候他只想迫切宣告自己的占有权,被一种强烈的妒意占领了心神。因为他发现,他虽然和苏嘉言保持这样的关系,却并不是真正地拥有她。

  傅家三少,说起来身边从来不乏莺莺燕燕,但真正恋爱的经历确实乏善可陈。是以,他选择了错误的处理方式,让事情开始逐渐往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直到后来谢泽雅回国,和谭睿的一番话才彻底点醒他:“其实男人都是贱骨头,总觉得得不到的才最好。”

  回忆具有强大的美化作用,是以人们总是会对逝去的事情长吁短叹,以为过去的时光才是最好的时光。

http://gsmfixzone.com/canshi/35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