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仓猝防御 >

破虏湖战役线万名志愿军阵亡吗?

发布时间:2019-06-24 20:4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对于韩国来讲,朝鲜半岛那场波及整个世界的战争爆发日期是6月25日,所以不管是朝鲜还是韩国都会在6月25日当天反思纪念那场复杂的战争。这一纪念,就纪念出问题了:

  环球网最近转述了一篇韩媒的新闻,新闻主题还算友善,韩国民间人士呼吁将破虏湖战役中牺牲的志愿军官兵尸体从湖中打捞,转交回中国。不过这个新闻细节就不那么友善了,文章竟称韩方宣称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破虏湖一地阵亡2.4万人。这一数字着实吓人,也引发了不少热心网友的质疑和争吵。

  一个小小的破虏湖,志愿军竟然能损失2.4万人,毫无疑问这是韩国战史夸大所致,但是“破虏湖”战斗的经过是什么,志愿军到底损失多少,以及为什么韩国人敢吹嘘自己在此地获得了“大捷”,恐怕不少网友或多或少都有疑问。因此,笔者决定静下心来,整理资料,写一写60多年前曾经在华川水库边上力挽狂澜的志愿军20军58师,以及韩国人为什么会吹嘘“破虏湖大捷”的原因。

  这一切都要从第五次战役开始讲起。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是中朝联军志愿军集中3兵团、9兵团和19兵团共11个军及朝鲜人民军1个军团共70万人,对“联合国军”发起全面进攻的一次大战役,战役目的是集中兵力歼灭敌数个师,为中朝创造有利态势,尽早结束朝鲜战争。第五战役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西线突破阶段,第二阶段为东部突破阶段,在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志愿军司令部在东线判断当面敌军均为南朝鲜伪军,比较好打,志愿军司令部遂决心集中第9兵团(欠第26 军,配署第12军)与朝鲜人民军集团(第2,第3,第5军团)共六个军于东线,计划首先歼灭县里地区韩伪军第5师、第7师、第9师、第3师,而后视情况再歼灭伪首都师及伪第11师。以第3兵团(欠第12军,配署第39军两个师)钳制美第10军,割裂美军第9军和韩伪军的联系,不使其东援。第19兵团(指挥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在西线钳制美军主力,配合东线作战。最终在东线歼灭韩伪军几个师,为我战役后续进行创造有利态势。

  五次战役第一,第二阶段打的不好看,作战过程中,由于美国空袭力度大导致志愿军后勤能力不足,加之低估当面之敌机械化摩托化能力,从5月16日起至5月21日,东线战斗虽然重创南朝鲜军数个师,例如40军在加平地区一星期内突破敌两个师(韩6师,美24师)野战防御阵地,但是各个穿插单位未能完成穿插任务,两个兵团几个军打成“一线平推”,未能包围敌重兵集团完成歼灭战有利态势。至22日,志愿军司令部考虑到前线部队已经疲惫,物资消耗大,且继续在三八线南消耗对己方不利,决定各兵团后撤休整。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志愿军和人民军为争取主力集结休整,以便更多地歼灭敌人,遂决定主力部队于1951年5月22日起向北移至渭川里、朔宁、文惠里、山阳里、杨口、元通里一线及其以北地区休整。

  但是司令部低估了敌军预备队发起进攻能力,23日晨,“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利用志愿军主力北移之际,乘机反扑。这次反扑,美军出动了炮兵,摩托化步兵和坦克兵共计13个师,对我3兵团和9兵团实施反击。美国为发挥其装备优势,以摩托化步兵、坦克、炮兵组成“特遣队”为先导,伴有大量的航空兵和远程炮兵支援。

  整个战场在转移阶段迅速险恶如虎,美国沿春川至华川公路向金城方向进攻的“特遣队”是由美军第9军指挥的第7师、第24师(欠1个团),南朝鲜军第6师及第2、3师各1个团共2.8万余人组成的。他们在270余辆坦克,550门火炮及大量航空兵的支援下,以机械化行军速度于5月27日占领华川,企图全速攻占铁原、金化等地。

  文中提到的所谓“破虏湖”战斗就发生在这个时期,据我方官方史料记载,该战斗名为20军58师华川地区仓猝防御战斗,参战方分别为我第20军58师及60师,参战敌军为“联合国军”的美军步兵24师、步兵7师,南朝鲜伪2师,伪3师,伪6师共10个团2.8万人。

  5月23日,在敌军追击中,东部战线师奉命北移修整,但是由于敌军反击过快,当晚美军的炮火就已经越过了20军的后卫部队60师以及在20军后面跟进的27军、人民军第5军团,落到了20军58师的行军队列中。24日,58师就遇到了敌军空降兵团(或为187空降团)和坦克部队,该师为了掩护兄弟部队撤离,转移后送伤员,58师一直在采用“边打边撤”,至27日通过北汉江以南的汉江桥附近,越过华川地区。完成北移。

  美国的机械化,摩托化部队反击快速,让志愿军第一次了解了现代战争,但是美国糟糕的战役学让5次战役反击阶段战果不大,仅歼灭志愿军一个师

  但是此时,战场形势已经险恶如虎,当58师27日凌晨通过华川以北的时候,发现美国第7师在坦克60余辆的掩护下已经侵占华川,企图企图抢占汉江大桥和汉江以北的华川地区,以分割志愿军东线兵团和中线兵团的联系。情况十分危急,华川地区是志愿军第五次战役在东线的后勤中心,有大量的兵站和医院,这时都还没有来得及转移。而且华川也是重要的交通枢纽,一旦被美军占领就可以迅速利用公路向纵深的金城地区快速推进。

  58师师长黄朝天、政委朱启祥在27日早发现情况有变,迅速组织172团和173团回头抢占有利地形,阻止敌军先头部队继续北移。至12时,20军副军长廖政国来到58师,廖政国也非常清楚一旦美军在华川站稳脚跟,并继续突破北进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在没有接到兵团命令的情况下,主动命令58师立即在华川以北地区展开防御,稳定战局。为阻击“联合国军”的“特遣队”,志愿军第20军第58师在转移途中仓促受领防御任务,掩护主力转移。随后58师开始派遣部队抢占有利地形:第173团组织小分队向场巨里、原川里西山沟出击,抢救了友邻部队伤员300余名及一部分物资。第174团亦向华川实施反击,迫使美军退出华川。随后该师开始基本阵地建设。该师将主要兵力兵器集中在华川至山阳里公路两侧,成两个梯次兵力配置,构成三道防御阵地,继续抗击敌人的进攻。

  此时的58师,下辖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配备82毫米迫击炮27门,75毫米美制山炮16门,高射机枪27挺,没有上级火力加强,是标准的志愿军师。58师在连续经过一个月的作战以后疲惫不堪,该师在五次战役中减员20%,173团缺编4个连,174团缺编3个连,每个连缺编一个排,全师额定1万1千人,但是实际上只有9471人,所幸师团后勤减员不多,且在之前的战斗缴获了敌军的火箭筒,山炮和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等武器。尤其是缴获的山炮和火箭筒,在迟滞敌军机械化部队进攻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光是有火箭筒和迫击炮没有用,当面之敌队属坦克多达100辆,而在这个方向上美军投入坦克60余辆,81毫米以上口径火炮230门,还能得到空军的支援,火力对比堪称悬殊。不过这样的技术兵力差距并没有吓到58师,在次日,58师迅速打击了趾高气扬的“联合国军”。

  面对嚣张北移的美军,173团在新丰里给了他们当头痛击,击毁敌坦克4辆,剩余坦克窜回。28日,美军第7师两个团及南朝鲜伪3师一部在100多辆坦克配合下,复占华川,并分路继续向北进攻。师右翼第173团在给美军迎头痛击后,主动撤离原川里防线团则在阵地上与美军反复争夺,发挥近战、夜战的优势,顽强地固守着阵地。此战歼敌来犯兵力150人,还打出了20军一个英雄单位:于泮宫大功排。

  战至29日,敌24师第19团在坦克掩护下对我173阵地进行进攻,173团在敌优势炮火和人力面前伤亡很重,不得已撤离高地,174团退守421.0高地,当晚,第58师将预备部队第172团投入战斗,继续抗击“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的进攻,给敌以大量杀伤。30日晚,敌军第七师,伪第三师主力继续进攻174团阵地,经过激战后被击退,随后174团转移至将军山、下好音洞一线团继续固守。

  至5月31日,我58师已经完成掩护后续部队背上到达指定地区,掩护当地迟滞伤员,物资北移的任务。固31日后,58师收缩到基本阵地进行防御,扼守将军山,论味里,经3日激战,“联合国军”“特遣队”损失惨重,遂于31日调整部署。31日虽无战斗,但从6月1日起,美军集中李伪军2师,李伪军6师,美7师向173团、第172团阵地猛攻,第58师广大指战员忍受疲劳饥渴,顽强战斗,在每一个阵地上与美军展开了激烈反复的争夺。阵地白天被美军攻占,夜间便积极反击夺回。在每一阵地都给予美军大量杀伤,而防御工事又被严重毁坏之后,则主动撤至下一阵地再予以抗击。期间部队遇到弹药不足,粮食饮水不足,敌我尸体在夏季腐烂等问题。

  第20军为加强第58师的防御火力,将炮兵第17团、第11团1个营和军炮兵分队配属第58师。从3日起,58师选择节节后退抗击敌人,通过转移至后备预备阵地的方式迟滞敌人的优势兵力和优势火力打击,5日起,24师,敌7师一部,伪军6师一部开始对我58师发起猛攻,58攻克58师多个阵地,6日,58师因战线军军预备队反冲击未果,我58师面临两翼暴露等问题,不得不转移至师预备队阵地对敌继续阻击,同时面对173团伤亡过大问题,58师不得不至8日,第58师顽强地以3个团交替作战,节节抗击,终于阻止住了“联合国军”“特遣队”的轮番进攻。至8日,随着东志愿军站稳了战线军司令部认为鉴于该师伤亡较大,且弹药消耗过大,部队需要转换。第20军遂命第58师撤出战斗,阵地交由第60师接防。

  回过头来看写这篇文章的由头,那就是志愿军在这个地区到底伤亡了多少人,既然参战部队只有9500余人,加上军属炮兵团,军属的后勤力量也只有一万多人,那么阵亡24000人当然是不可能的了。这一仗,按照志愿军方面的记载,共阵亡了58师参战部队伤亡2795人,其中阵亡933人,算上后勤和军属炮兵支援力量的阵亡,伤亡阵亡比约为1比1.5,阵亡总数占参战兵力的9.5%,伤亡总数占参战人数的30%,可以说,是伤亡十分惨烈的一仗,但是从此战的战果以及战略态势来讲,58师完成了战役目的,掩护了兵团和伤员,后勤力量的撤退。

  此战,第20军第58师成功地阻击了“联合国军”“特遣队”凭借其装备优势对志愿军所实施的连续13天的尾追进攻,顽强的抗击了美军以及韩伪军共10个团,毙伤俘“联合国军”、南朝鲜军7400余名,毁伤坦克8辆,为掩护主力部队的转移和防御展开赢得了时间。对于稳定东线战局起到了力挽狂澜的重要意义。志愿军总部在5月30日就通令嘉奖58师,并将58师在阻击战中成功运用反击战术的经验通报全军,战役后,志愿军司令部和20军都有过嘉奖,但是58师华川阻击战的英勇事迹至今还是少有人提及。一方面是因为20军是粟裕的老部队新四军第1师,作风优秀,战绩优良却行事低调,另一方面则是华川阻击战虽然打的漂亮,以三团之力抗击敌优势兵力火力10个团多达10天,但是华川战斗比起五次战役中力挽狂澜的63军铁原阻击战还是差了一些传奇性,而且东线师被围的情况,但是总体而言。至六月一日,第 47、第 42 军于新幕、南川店及伊川、玉洞里地区,第 20、第 27 军于鸡雄山、黑云吐岭建立了纵深防御,完成了全线防御部署,避免了联合国军进一步分割歼灭我主力部队的可能,因此58师虽然在东线力挽狂澜当机立断,并没有63军在铁原那样意义重大,因此提到5次战役的时候,我们一般不会刻意提到58师。

  所以是一个志愿军打的还不错的战役,可以看出,没有成为韩军“大捷”的可能。那么韩军为啥会把这个仗当做是大捷呢?这就要从五次战役初期的韩伪6师,甚至更早之前说起了。

  正如要在平型关战役中吹八路军平型关大捷一样,韩国人在那个时候,也需要一场“大捷”。在5次战役以前,大量的韩伪军被志愿军和人民军击溃,无法支持战线,这种弱旅的名号的成为了韩国人心中永远的痛。韩伪1军的白善烨将军后来在吹嘘自己的回忆录中也不得不吐槽到:现在回想一下,(在5月攻势中)我们并不能因为国军成为了中共军集中打击的目标就说它是一支弱的军队……

  让我们把视角转移回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的战斗:“加平地区野战阵地防御之敌穿插战斗”,故事的主角是志愿军第40军,这是一个大量使用美械装备,兵强马壮的部队,该战斗是典型朝鲜战场式的快速穿插战斗,志愿军集中兵力炮火,在4月22日对敌伪6师和陆战1师实施穿插进攻,仅22日,118和120师就突破了6师两个团的阵地,伪6师在一个晚上就不得不溃退,溃散速度之快以至于临近的24师和美国骑兵1师来不及接应。此役虽然仅仅歼敌2200人,但是40军缴获了220辆汽车,39门火炮(多为配属给伪6师的师属炮兵团),坦克17辆(其中伪6师10辆)。

  40军118师对韩6师的穿插分割与突破,现40军118师为合成118旅,绰号“暴风雨部队”

  对此,韩国方面的记载也很有趣,白善烨将军师长后来回忆说:……前面我们谈到了国军6师团。他们是在当天中共军的进攻下一夜之间就被击溃的师团。被美军9军团长霍格(William Hogg)中将痛骂为“怎么能把这样的人称为师团呢?”

  在持续的失败中,韩军必须得找一场像样的胜利来稳定自己的军心,就算找不到自己也得制造一场“大捷”。而五次战役转移阶段的作战正巧成为韩军为自己制造“大捷”最后的材料。

  在兵力兵器不占劣势却被两个师打的丢盔弃甲的韩6师,自然要找点面子,这个面子就是之后的转移阶段作战了。按照韩国方面的记载,6师团从史仓里被击退后,迎来了中共军的5月攻势,但它却以全新的面貌重新投入到了战斗中。6师团成功地将两个团分布在龙门山的后方,形成主要防御战线,并把一个团的兵力置于前方,用来引诱敌军。中共军误以为冲在前面的团是主要防御线,于是把有兵力都倾注于此,而此时6师团却命令两个团迂回进攻,将其包围。接着,6师团迎来了他们的胜利。被包围的中共军向后方撤退,一直逃到了华川水库。6师团有组织地、沉着冷静地击退了敌军。

  除了韩国人一贯的夸大其词,这种语焉不详的记载,三国演义式的战术战法,自然不能令人信服,韩国战史中,这段战史他们也是颇为矛盾,首先,韩国6师团,将这段战役称为:破虏湖大捷。此役按照韩方观点,这战役是从转移阶段一开始,也就是24日就打的,韩方先追击了我63军,随后攻击20军阵地,在5月22日至6月份的追击作战中,韩6师团号称共歼灭志愿军63军以及20军共10.5万人,其中在龙门山配合美军24师大量歼灭了63军。按照韩方的胜利当然,我们都知道63军在6月1日打起了著名的铁原反击战,但是如果此役之前他们遭到重创,一个师的韩军,那么“联合国军”在铁原和谁打的?

  韩军战史记载,他们曾经全歼了63军,随后63军又出现在铁原打了一场阻击战

  但是这并不影响韩军的“大捷”,因为他们之后对58师又来了一次“大捷”,在早期的资料中,他们是这样描述针对58师防御作战的。韩军将华川湖附近战斗称为“鹫峰附近战斗”,在早期,华川湖仅仅是韩6师集结的地点,并非战役发生的地点。那么,韩6师在战役发起地找到了两万四千个尸体,他们打死的是谁?

  虽然“鹫峰附近战斗”基本上还原了58师作战的全貌,只不过出于6师从头到尾都仅仅出现在174团右翼和173团的一部分,参与的作战天数不多,因此在面对58师的时候,他们的战果也是不太敢添加水分的:

  不过算上在虚空中歼灭的63军,就是另外一个情况了。随后,在9军的战史中,他们对于美9军上报的数字,大概在13000人左右。

  也就是说,在1951年,这个数字还是20000人,不过很快,这个战斗就被韩国人“神话”了。在所谓的华川水库战斗发生后不久,时任韩国总统的李承晚亲自将华川水库改名为“破虏湖”作为战役的纪念。此役中,韩国向美国9军报的数字,大约也是1万名以上,随着“总统”钦定大捷的到来,正如好好一个大鹏湖被改名为破虏湖一样,韩国方面在这场战役的定位上则是越来越中,从最早的华川水库战斗更名为“芝岩里·破虏湖战役”

  最后数字最夸张的不是韩国的军史,而是韩国将军的回忆录:韩国时任伪1军军长白善烨将军甚至在回忆录里写道,“6师团有组织地、沉着冷静地击退了敌军。仅5月28日一天,他们就抓获了38000多名志愿军俘虏,获得了一场了不起的胜利。在这场战斗中,共有62000多名志愿军被杀或被俘,水库一带被鲜血染得鲜红。后来,李承晚总统给华川水库取名“破虏湖”,以示纪念。在1955年,李承晚甚至在此地修建了别墅,从此破虏湖,就和春川战役一样,成为韩国军队“自豪”的标志。

  既然破虏湖出于上述因素成为了某种程度的标志,那么这个战役无论如何要吹下去。时至今日,韩国人依然承认在破虏湖,他们击杀了2万4千名志愿军。根据韩联社2018年6月28日的报道,韩国陆军本部旗下军事研究所26日出版发行的《芝岩里·破虏湖战役》一书记载,1951年5月24-30日,2.4141万名中国军人在江原道华川破虏湖附近在与韩美联军交战中阵亡,另有7905人被俘。也就是说,3.2046万名中国军人在破虏湖战役中死亡或被俘。该书据美国第9军团的一份指挥报告编制而成。不过韩联社倒是十分知趣的写道,战胜方在记录战绩时往往会夸大其词,战败方则会少报损失。

  虽然韩国军史研究院的报告依然暴露出韩国军队一贯以来的立场,令人感慨的是,当地的韩国人还算是友好的:韩中国际友好联络和平促进会会长许壮焕最先提议打捞葬于“破虏湖”的人民志愿军遗骸。他表示,打捞并归还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设立慰灵碑对实现半岛和平十分必要,我们必须化解双方的积怨,共筑双赢之路。他强调,这将成为宣告冷战时代彻底结束的标志,推动半岛实现永久和平。如今距离那场打出国威,保家卫国的自卫战争已经过去了60多年,随着近期金特会,朝鲜半岛战争的阴云终于透露出一丝和平的曙光。

http://gsmfixzone.com/cangcufangyu/15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